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先更后检查。

目送这批炼丹师入内,现场的气氛,似乎又紧绷了几分。

甚至一些看起来比较自信的丹师,也微微皱眉,一个劲的朝水雾之中张望。

不过,那层水雾看似稀薄,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只能听到内中传来的些许动静,很快,就传出一声炸炉的巨响。

接下来,时不时的响起一声类似的响动,夹杂着炼丹失败的焦臭味,徐徐弥散。

这让小院中那根无形的弦绷的更紧。

就在这时候,长廊上又走来三名炼丹师。

听到脚步声后,部分炼丹师回头看了眼,有些人顿时微露惊讶,开始交头接耳。

注意到这点,裴凌也跟着转过身。

就见一女二男三名炼丹师正缓步穿过长廊。

这三人皆穿着绿底素纹的袍服,气息纯净之中透着一种空灵之感,仿佛与四周草木彼此呼应,浑然一体。

为首的女修,容貌俏丽,其弯眉杏眼,瑶鼻樱唇,白生生的瓜子脸,略带些婴儿肥,显得稚气未脱,望去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真娇美。

她身后跟着的两名男性丹师,左侧略瘦高,面皮白皙,端正斯文;右侧则是形貌英武,顾盼之间,目光炯炯。

两人走的很慢,时不时还评点一下长廊外的卉木。

跟眼下排队的大部分炼丹师不一样,他们看起来举止从容,神色轻松,似乎根本没将海选放在心上。

“玉麟书院的弟子!”裴凌正自疑虑,就听到不远处有炼丹师压低了嗓音,轻声低呼,“他们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而且看这样子,是也要跟我们一起参加海选?”

话音未落,一名年长炼丹师抚着花白长须,淡然道:“你是皇朝之外过来的散修吧?本朝规矩,论丹大典,不问来历,一视同仁!就算玉麟书院,乃是皇家所设,内中弟子,非富即贵,也不例外!”

“除非,他们已然通过了五品以上炼丹师的考核!”

“五品炼丹师很难吗?”之前开口的外地散修语带疑虑,诧异问。

闻言,裴凌也凝神倾听。

就听那年长本地炼丹师嗤笑一声,说道:“五品炼丹师……呵呵,本朝九品炼丹师的标准,是能炼制出中品丹药;八品炼丹师,是能炼制上品丹药;到了七品炼丹师的水准,其实就已经有着进入‘小自在天’,谋取其中机缘的资格……”

“若是当真能够通过五品炼丹师的考核,哪怕直接进入‘小自在天’参加最后的大典,相信也足以服众!”

“玉麟书院的弟子固然出色,毕竟年轻。”

“所以,这三人眼下,也需要与我等一样,从海选开始……”

听着身侧之人窃窃私语,裴凌心下沉吟。

玉麟书院……之前进来的时候,门口守卫也说过,今日这百工衙,有书院学子,负责引领。

看来,书院应该是琉婪皇朝栽培后辈的制度。

这个皇朝名列九大派,但制度却与宗门有着相当的差别。

可以说,在其他宗派眼里,琉婪皇朝是顶尖大派之一。

但在琉婪皇朝自己看来……

他们其实是皇朝不是宗门!

思索之际,裴凌暗暗观察这三人,发现他们周身气息流露格外精纯,显然根基雄厚纯粹,别说寻常散修了,就算是重溟宗的弟子,能够跟这三人相提并论的,也是不多!

察觉到这点,裴凌心中暗道:“正道弟子的根基,似乎普遍强于魔修……”

“我这一路上遇见的素真天弟子,以及琉婪皇朝的修士,都是气息纯正,根基牢固……”

“而重溟宗、天生教这些魔道大派,门下弟子的根基,却有些参差不齐。”

“强者与弱者之间差距,可以说是判若云泥。”

“不过,总觉得这些正道弟子,少了一些什么……”

顾南薰脚步轻快的走过长廊,她感觉到众多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也听到了那些修士的低声议论,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让她神色与心情有丝毫的波动。

作为琉婪皇朝手握实权的昭泰侯爱女,姨母还是当今天子的宠妃之一,表姐更是贵为公主,她本身也因出身矜贵、资质出众,小小年纪就考入皇朝最好的玉麟书院,且备受书院座师们的喜爱。

可谓一路众星捧月长大。

故此,顾南薰早就习惯了万众瞩目。

不管什么样的环境,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她出现了,必然会成为人群的中心。

对此,顾南薰早已安之若素。

她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打量与话语,微扬下颔,走到了最后面的一名黑瘦少年不远处,开始排队。

紧随在后的辛余寒、贺竹志,也都是高官显宦之后,生来颐指气使,子,举手投足之间,优越感油然流露。

只是他们虽然姿态上显露出与众人格格不入,高下有别,此刻却没有挑事的意思。

而是与所有人一样,安静的排队,丝毫没有因为未曾得到特殊待遇而恼怒或者不满。

“南薰,此番海选,对你来说,没有丝毫难度。”开始排队之后,辛余寒环视了一圈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人物,便传音道,“倒是这些散修,十个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三个能够过关,却冲着本朝的诸般好处,总想着碰运气。”

“如今挤在这里,教我们好等。”

顾南薰眼眸微弯,柔声传音道:“莫要如此说,本朝既然定下这等规矩,我们自然也要遵守。”

“何况,炼丹之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

状态提示:第一百三十六章 先更后检查。--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