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一百二十章 上有老下有小……(均订加更求订阅)

素真天与琉婪皇朝既为名门正道,实力强大,却对这些散修以礼相待,言辞谦和,这无论是出于他们身为正道人士的理念,还是众目睽睽之下惺惺作态,都说明了一点:这两派弟子,不似魔道中人,视人命如草芥!

他们不会贸然伤害无辜。

因此,裴凌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劫持一名散修,逼他们让路!

当然了,这么做之后,肯定坐实了自己魔修的身份。

而且接下来,将面临着两个门派的联手追杀!

但总比束手待毙强!

等他逃出生天后,自然会放人质离开,也会给予一份丰厚回报……

这么想着,裴凌游目四顾,脚下也不动声色的移动着,眼前这些散修,劫持谁比较好?

他只打算劫持一名散修,毕竟人质多了,既不利于自己逃遁,也不利于之后的隐藏行迹。

而且人质的修为,最好不要太低,否则逃遁斗法之中,不当心受了重伤或者干脆身死当场,那就弄巧成拙了。

最好,其还是有着一些同伴,一起登船,这样被劫持之后,其同伴自然会帮忙求情,裹挟这些正道弟子让步……

“下一个。”一名穿着水红衫子的素真天女修脆声喊道。

又一名散修上前。

眼见如此,裴凌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

此刻还有一部分散修等着被检查,素真天女修的注意力,还没有放到他们这些未曾上前的人身上。

再过片刻,只怕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盯得紧紧的!

他迅速左右看了下,正要动手,此刻,不远处的玄袍老者,忽然朝他靠了过来,似乎想要越过他去排队。

裴凌下意识的让了一步,然而下一刻……

刷!

玄袍老者猛然朝他抓去!

裴凌迅速反应过来,正要避开,忽然心中一动,整个人仿佛惊呆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嗖!

玄袍老者一把扣住裴凌咽喉,抓着他挡在了自己面前,暴喝道:“放老夫走!否则,老夫就先宰了这小子!”

“尔敢!”闻言,素真天的女修们尚未出言,那凌空而立的蝉楼分楼楼主,率先沉下脸,沉声喝道,“此乃我皇朝治下法舟之客,你敢动他,便是与皇朝律法为敌!莫要自误!”

“少废话!”玄袍老者狞笑一声,扼住裴凌脖颈的手指骤然收紧,沉声喝道,“我无意与尔等大派为敌,但尔等一再苦苦追逼,真当老祖是软柿子,会束手就擒,任凭你们捏扁搓圆?”

见状,乔慈光挥手令群情激奋的师妹们稍安勿躁,注目其面容,平静问:“你就是昆羽老怪?”

“不错!”昆羽老怪神色狰狞,眼神凶戾。

他心中此刻正在破口大骂!

太倒霉了!

散修出身,辛辛苦苦修炼到结丹中期,其中艰难,实在难以描绘!

好不容易在万虺海占据了一席之地,过了些年好日子,结果刚刚出关,就听说附近火舌岛出了一株碧灵草,他静极思动,想着这株灵草几乎生在自己洞府门口,那不就是他的东西?

谁知道,兴冲冲的出马,连灵草的样子都没看清楚,就被两名女修打得抱头鼠窜。

最要命的是,甫一交手,他就知道,那两名女修,必定出身大派,别说打不过,打得过,他也不敢下死手!

于是,铩羽而归不说,还带着一身重伤,到处求医问药,多年积累,几乎全部砸了进去。

事情到这里,昆羽老怪已经决定自认倒霉了,结果没多久,他竟然又碰上了魔门修士!

真是流年不利,魔门行事,脏水却全泼到了他一个散修身上。

素真天那个刚刚结丹的女修,空有美貌,毫无脑子!

也不想想看,他若是有本事掳走其师姐,在火舌岛时还会将碧灵草拱手相让?!

要命的是,昆羽老怪如今已被魔门下了诸般禁制手段,此刻就算苦主当面,也根本不敢解释。

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给魔门当一次挡箭牌。

万幸,正道弟子普遍讲究礼义廉耻,不似魔门那样百无禁忌,却要好对付的多!

若是眼下对方不让他走,那他就先杀了手里这个小子,再以自爆威胁,拉整个法舟的散修一起陪葬!

“你走不掉。”乔慈光看着昆羽老怪,语气平淡。

果然,正道弟子虽然彬彬有礼,却也并非迂腐。

区区一名毫无关系的散修,分量根本不够!

昆羽老怪心中大急,裴凌却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刚才这玄袍老者出手之际,气息瞬间流溢,结丹气息暴露,他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毕竟万虺海纵然肯定不止一名结丹散修,但此时此刻,面对琉婪皇朝与素真天拦截法舟,如此惶恐的,多半就是昆羽老怪!

因此,裴凌故意被对方劫持。

原本还以为,可以借机被对方带着逃出去。

就算昆羽老怪事后想灭口,以裴凌的实力,也并不畏惧对方。

但眼下,素真天似不想理会他的死活,那还怎么演?

想到这里,裴凌连忙开口:“仙子救命!楼主救命!我是炼丹师!此行专门前往皇朝参加论丹大典……我能炼制极品丹药!”

能炼制极品丹药的炼丹师,还是百岁之内的年轻炼丹师,放在整个天下,都绝对凤毛麟角!

即使是在重溟宗备受重视的金素眠,也只炼出过上品丹药,至今未能丹成极品!

单纯炼丹师的身份,或者不足以打


状态提示:第一百二十章 上有老下有小……(均订加更求订阅)--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