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六十六章 十年前。(第二更求订阅)

“是。”裴凌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看来九阿厉氏就算给本族子弟拉了点偏架,却也没有太过分。

自己见到这厉燕陵之前,根本不知道此行还有其他竞争对手;而看厉燕陵这态度,显然也不知道!

此外,还好他没报本名。

看对方的态度,明显对郑氏颐指气使早已习惯,才会如此自然的将“郑荆山”当成寻常下人一样使唤,从而没多少防备心。

若是说了原本的名姓,这厉燕陵就算不知道有对手,恐怕为了万全起见,也会找机会动手。

而九阿厉氏的考验,想也知道,肯定有厉氏的人在暗中观察。

到时候,裴凌还手的话,万一打伤打残了这小子,九阿厉氏的面子却不好看;若是不还手……总不能等死?他是要争取九阿厉氏的支持,去谋取圣子之位,可不是为了给厉氏做奴才!

何况,谁知道九阿厉氏是怎么想的?

没准他对厉燕陵处处让步,厉氏反而觉得他太过怯懦,不值得扶持呢?

总之,现在这样就很好!

厉燕陵根本没将他当做对手看待,正好方便了裴凌出其不意的夺取金丹机缘!

何况,这厉燕陵毕竟是厉氏族人,对于这次机缘的了解,恐怕更在裴凌之上,等会儿,正好套点线索……

很快,两人穿过庭院,朝第一重正殿走去。

“对了,你何时突破的筑基中期?”厉燕陵走在前面,忽然头也不回的问。

裴凌神色微微一僵,尔后很快恢复了正常。

他哪知道郑荆山什么时候突破的筑基中期?

“就是前不久。”心念电转,裴凌含糊道。

厉燕陵微微颔首,略带调侃道:“那看来你小子隐藏的很深啊!”

“我记得你前些日子,周家那贱婢还拿你揶揄猎月,说你区区练气九层,已经不止一次输给寒门微户出身的苗什么,就算参加外门大比,恐怕也拿不到什么好名次。”

“徒然丢了我厉氏的脸面。”

“没想到不声不响,居然已经悄悄筑就道基,而且还突破到了筑基中期!”

他语气之中流露出些许赞许,“是猎月让你这么做,好给周家贱婢一个教训的?这不错,好好努力,只要你能为我厉氏增光添彩,我厉氏,定然不吝赏赐!”

说到此处,他已经走进了正殿之中。

什么?!

裴凌心下大惊,连忙加快脚步,跟了进去。

这是一座宽敞的大殿,进门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数垂重幕,自殿顶垂落,遮住了神龛之中的神像。

在重幕前,设了一张长案,案上陈列着瓜果时点、菜肴之类,望去竟然十分新鲜。

尤其是几样时果,兀自沾着洗涤的水珠,仿佛刚刚端上来一样。

只是四周空荡荡的不见第三人。

两侧的烛架上,烛泪累累,只有少数香烛,还在有气无力的燃烧着。

整个殿中,香火气息极为浓烈。

长案下,散落着一些蒲团,七零八落的,几乎每个都被拆开来检查过。

看到这一幕,裴凌心中一动。

不知怎的,他总觉得眼前的场景,颇为熟悉,仿佛自己从前来过一样。

但他仔细回忆了一番,却找不出丝毫相关的记忆。

见厉燕陵负手站在长案前,仰头打量着遮蔽神像的重幕,他迅速思索了一番,走过去问道:“厉师兄,外门大比关系重大,不知可否请师兄指点一二?”

厉燕陵闻言,转过头来,诧异的看着裴凌:“你已经筑基中期,还需要什么指点?”

“就算韩思古尚在,恐怕也动摇不了你的魁首之位!”

“更别说,数月前万虺海一役,不但韩思古失踪,外门最强的那批天骄,陨落的不在少数。”

“侥幸没死的,也几乎个个伤势惨重。”

“这一届的外门大比,应该是历届最简单的一场。”

“别说你如今的修为了,就算你还是刚刚突破练气九层,在外力上稍微花点心思,都有可能问鼎大比前十!”

裴凌听着他的话,哪怕竭力掩饰,脸色还是迅速阴沉下来。

这厉燕陵的话中之意,眼下,赫然是十年前!

那时候郑荆山尚未进入内门,更不曾为兼桑脉主,哪怕已经跟随了厉猎月,却也不算出挑,也难怪厉燕陵听说过这个名字,却根本不认识本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厉燕陵受到此处诡异的影响,记忆混乱,失去了这十年间的记忆;还是说……自己竟然来到了十年之前!?

不,不会是后者!

毕竟,蓬瀛观发生异常,不过一年时间罢了……

这个时候,察觉到裴凌神情不对,厉燕陵皱眉问:“怎么了?”

裴凌立刻恢复镇定,摇头道:“没事。不知师兄要我做的事情,是什么?”

闻言,厉燕陵也没太在意裴凌刚才的反常,郑家不过是厉氏养的狗,而且还是群狗之一,作为主人,心情好的时候,他或者还会关心一二。

但眼下,正事要紧,他哪里有心思去理会狗在想什么?

这么想着,厉燕陵开口说道:“这蓬瀛观,现在有些问题。而我,正是奉家族之命,前来解决。”

“眼下我们只能进,不能出。”

“必须找到这一切的源头,才能够离开此处。”

“否则,我有家族给予的护身之法,顶多浪费些辰光。”

“你却不然。”

“现在我要你做的事情


状态提示:第六十六章 十年前。(第二更求订阅)--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