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十五章 一个秘密。(第四更求订阅)

血色小箭迅如闪电,却破空无声。

一瞬间,裴凌浑身毛骨悚然,感受到了一股极致的危险!

关键时刻,他不及犹豫,双手紧握九魄刀,一斩而下。

轰!!!!

整支车队被掀飞出去,六只巨大的铁笼高高飞起。

以裴凌为中心,四面八方的芦苇齐齐向外倒伏!

芦苇之底,水面激荡不休,无数水族雀鸟被惊动,扑啦啦的朝外奔逃。

喧嚷中,裴凌只觉刀身传来一股磅礴的巨力,双手一麻,身体立时就被震的倒飞而出。

刚刚裴凌和窦晚大战的时候,周围的梅氏族人唯恐受到波及,稍微恢复,便立刻就往远处躲去,但此刻窦晚付出一切的绝死一击,仅是余波,便已非他们所能承受!

数位修为逊色的梅氏族人首当其冲,直接就被震成了血沫;其他修为高点的,也瞬间失去知觉,肺腑已遭重创!

唯一能够保持清醒的,只有梅可秋一人,然其七窍之中,都有血渍缓缓浸出,已然身负重伤。

与此同时,金素眠一方的战场,金素眠三人忽然心中有所觉察,连忙遁逃,玉雪照更是瞬间离开笼子,四足撒开,跑的最快。

玉雪照一走,天生教的二人立时挣脱幻境,但不等他们高兴,一股熟悉的气浪便横挡过来!

二人大惊,窦晚师兄居然被逼的用出了吞魂寄魄**!

吕春泥与淳于康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朝着跟金素眠三人一狐不同的方向遁逃。

窦晚师兄是三人之中最强的,连他都当场战死,甚至濒死之际,以天生教特有的术法,献祭全部血肉魂魄于眉心精魄发出的最后一击也未建功,他们再不走,只会步上窦晚的后尘!

逃!

必须逃!

二人遁法都施展到了极致,白袍猎猎,在月下划出一道霜雪般的痕迹,顷刻之间,便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不敢回头,一口气跑出许久,确定已经远离了梅氏车队,正当他们略松口气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如芒在背的杀意!

这股杀意,与他们在幻境之中感觉到的杀机,截然不同。

幻境之中虽然感知到杀机凛冽,却并非不能一战;但此刻,杀意崔巍,宛如一块巨石,当头压下,尚未逼近,已经令二人嗅到了浓重的死亡气息!

二人毫不迟疑,同时朝对方道了一声“分头跑”,旋即一左一右分开,各朝一个方向遁去!

淳于康没跑几步,身后刀气袭来,与此同时,其整个身体猛然一沉,仿佛被无形的巨手,一下子按入了沼泽之底,整个身体,犹如千斤般沉重,直堕而下,修为瞬间从筑基中期,跌落至筑基初期。

原本他就难以避开即将劈下的这一道,此刻雪上加霜,更是无力闪躲,千钧一发之际,淳于康眼中闪过厉色,正要效仿窦晚,发动吞魂寄魄**,然而刀气比他更快!

淳于康心念未绝,一道血光闪过,他瞬间被斩成两段,扑通扑通两声,尸段先后跌落水泽。

杀死此人,裴凌周身血色一盛,血鬼遁法运转,继而朝天生教的那女修追去!

这段时间,吕燕泥不惜燃烧精血,已经逃出去一大段距离。

然而血鬼遁法速度奇快,不过数个呼吸,便已追至其身后。

吕燕泥只觉得身后仿佛有凶兽紧追不舍,森然杀机笼罩之下,其毛发倒竖,额头沁出细密的冷汗。

自知难以逃脱,她一咬牙,倏忽停下步伐,手抚长发,于半空翩然转身,眼眸之中,宛如春水流波,烟视媚行,踏月而立。

女修柔婉一笑,依依开口,字字娇媚入骨,道:“重溟宗道友,今夜月色如斯,兴刀动兵,岂不有负良辰美景?不若你我双修一场,以解君恚,如何?”

说话间,她眉心坠的宝石无声散发出阵阵无形的波动。

夜风吹月,霜天含素,美人俏立当空,自荐枕席……裴凌目中,瞬间恍惚了下。

吕燕泥的面庞,仿佛充满了无穷无尽的魅力,引得他迫不及待想要上前亲近……

只不过,下一刻,裴凌眸色一冷,已然回神!

毕竟他筑基的三劫,第一劫就是心魔劫!

哪怕渡劫的时候,主导的是系统,但渡劫之后,魂魄意志经历洗炼,对于这等魅惑之术,有着天然的抗性。

故此,纵然这女修魅惑之术,更在大比时遇见的阮簇簇之上,但对裴凌来说,还是不足为惧!

心念电转,裴凌忽然收敛杀意,问道:“你们天生教,此来只有三人?”

吕燕泥面色一变,魅惑之术丝毫没有作用,这重溟宗弟子的道心好生坚定!

“自然不是。”稍一沉吟,她立刻收起风情万种之态,正色说道,“这株黄泉木,是我春坛大师兄霍召景所需之物。霍师兄半日之后,就会抵达蘅芦坊市。”

“我们三人,不过是歆慕大师兄,故此日夜兼程,前来打个头阵,看看有没有为师兄他分忧的机会罢了。”

裴凌沉声道:“霍召景?他是什么修为?”

吕燕泥道:“大师兄乃筑基后期!”

筑基后期?

裴凌心头微微凝重,若是散修,筑基后期倒也无妨。

同样的修为,散修的实力,比起宗门弟子来,差的太远了!

但这霍召景,乃天生教弟子,却不可小觑。

不过,魔门中人,信口雌黄乃是基本操作。

吕燕泥的话,裴凌也不可能尽信。

许是见他对自己不假辞色,此刻沉吟,未知下一刻会


状态提示:第十五章 一个秘密。(第四更求订阅)--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