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二百三十五章 母慈女孝。

外门,丹峰。

洞府内。

金素眠正在默不作声的炼丹,她连南域遴选都没过,而当初夺她丹药、抢她机缘、甚至强行与她共浴的那个裴凌,却以南域第一的身份,进入外门大比。

甚至,这两日,所有外门弟子都在庶务峰上的镜面中,看到了裴凌仅仅只用两天功夫,就解决了原本需要足足十天十夜,才能够决出前十的比试。

东域魁首,地道筑基的卢悬;西域魁首,人道筑基的阮簇簇;北域魁首,人道筑基的尔朱崆……这三人,都是整个外门声名赫赫。

金素眠扪心自问,别说同时对上三个,随便拉一个出来,她都不需要考虑交手这个问题,连逃命的机会都很渺茫。

原本,在她心目之中,裴凌只是一个无耻氵?贼罢了,但亲眼看着对方一人一刀杀上外门大比魁首之位,成为监察殿主亲自当众再三赞誉有加的天骄……金素眠不禁感到一阵迷惘。

重溟宗本就以强者为尊,金素眠虽然平时没有仗势欺人的习惯,但生于斯长于斯,很多观念,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浸润进骨子里。

裴凌在外门大比中的表现实在太强悍太凶残了!

连监察殿主这些高层都再三为之惊讶,更别说自幼养尊处优、一心一意炼丹的金素眠了。

之前外门流言蜚语满天飞,弟子之间谈论起来,都是裴凌占了她的便宜。

甚至说得难听点,觉得裴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槐阴峰出来的穷酸小子,竟然敢肖想若秀峰的天才女丹师,简直痴心妄想!

可现在,几乎是一夜之间,所有人的口风都变了。

他们觉得,金素眠说的好听,是别具慧眼;说的难听,是城府深沉,提前看出了裴凌的天骄之姿,然而私下一番勾引,却未能获得名份。这才依仗金家的权势人脉,主动散播两人之间的香艳传闻。

想要利用舆论,逼迫裴凌就范!

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金素眠刚刚听到的时候,气得直哆嗦。

她又想到厉真传当时的警告,那时候听得莫名其妙,但现在却明白了这位真传的意思。

厉真传认为,她金素眠,配不上裴凌!

岂有此理!

简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一直以来都是裴凌抢她丹药、偷她机缘、还有骚扰她,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裴凌?!

嘭!

就在此刻,丹炉之中原本正循序渐进变化的丹液,猛地变了颜色,迅速散发出滋滋声,同时腾出一股黑烟,不等金素眠反应过来,千面人魔鬼音丹炉轰然炸开。

炸炉了!

满炉材料,顷刻之间化作乌有。

金素眠怔了怔,旋即明白过来,她的心太乱了,继续这样下去,无论再炼多少炉,都不太可能炼出上品筑基丹!

咚咚咚……

丹房的门被敲响。

她收拾了下心情,走过去开门。

却见外间的主位上,正襟端坐着一名云鬓花颜、容貌娇艳的美妇,华服严妆,珠围翠绕,看到金素眠出来,正缓缓放下手中茶碗。

而美妇身侧,则侍立着一名衣着简朴的仆妇,绾着利索的盘桓髻,发髻上只简单簪了一朵珠花,其长相平庸,姿态恭顺。

“娘?婉姨?”金素眠一怔,旋即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其母曹氏打量着金素眠,微微一笑,道:“素眠,有些日子不见,你似乎修为又有精进?”

“我们素眠小姐,不但修为更高,人瞧着,也更漂亮了。”不等金素眠回答,那仆妇婉姨接口说道,“怪不得大家都说,素眠小姐,是我们金家的凤凰女呢。”

这种称赞,金素眠以前听着安之若素,眼下却微微尴尬。

裴凌那样的,才是真正被宗门承认的天骄!

她……

心念未绝,却见曹氏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锦盒,微笑着推到她面前:“娘给你带了好东西过来,快看看!”

金素眠接过打开一看,不由脱口而出:“净颜丹丹方?”

“不错,正是净颜丹丹方。”曹氏呷了口灵茶,含笑说道,“你如今练气九层,也要开始着手筑基了。娘决定,送你一份礼物。”

“所以专门托人前往万虺海,为你搜寻到了这净颜丹丹方。”

“这种丹药,虽然不像定颜丹那样,能够永驻芳华。却有着定颜丹没有的效果,能令服用者姿容日趋娇艳、纯净。”

她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年轻,正当韶华,还用不着定颜丹,有这净颜丹,姿容必能更上层楼!”

金素眠兴致勃勃的看着手中的丹方,容貌能不能更上层楼什么的,她并不在意。

她的兴趣,在于丹方本身,闻言说道:“多谢娘,我一定好好钻研,早日炼制出净颜丹,到时候,给娘,婉姨,堂姐……家里人人都有!”

曹氏含笑哄了她几句,觉得气氛差不多了,终于说起正事:“我听素台说,此次外门大比,夺魁的裴凌,与你关系非同寻常?”

金素眠脸色一变,原本的笑容瞬间消失,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跟他素不相识!”

曹氏微微皱眉,跟婉姨交换了个眼色,旋即若无其事的道:“娘就是随便问问……对了,你修为已经练气九层,接下来就要准备进入内门。而内门的考核任务,一向由十三脉自行决定。你可想好,要加入哪一脉?”

金素眠一怔,这还用想?

当然是加入堂姐的石镜一脉了!

于是便道:“娘


状态提示:第二百三十五章 母慈女孝。--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