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二百一十一章 给你一次机会

“……”尔朱崆脸色铁青,他身为外门北域第一人,除了适才那突兀出现的游鬼商人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只是看着卢悬毫不掩饰的杀意,思忖再三,他最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沉声说道:“好,给你!”

卢悬不客气的将他洗劫一空。

看着自己积分上涨了一截就又停下,他不禁皱起眉:“怎么这么少?”

尔朱崆忍住耻辱,说道:“我大部分积分都来自于杀妖兽,天材地宝本来就没找到多少。”

卢悬冷哼了一声,看了眼排行,发现裴凌还是垫底,暗忖对方应该是在研究驭妖血契,暂时没功夫去杀妖兽和搜集天材地宝……这正是自己积蓄实力的好时机!

想到这里,他放下水晶镜,见尔朱崆面色阴沉,不禁冷笑了一声:“想报仇?”

尔朱崆一声不吭。

他当然想报仇!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卢悬为刀俎,他为鱼肉,没必要为了嘴上痛快几句,惹来种种铸器手段。

“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卢悬傲然说道,“等下我会去找西域的阮簇簇,到时候,你们两个可以联手,我以一敌二。若是你们能够赢我一招半式,我就将东西全部还给你!”

尔朱崆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卢悬这是故意的!

他要当着此刻观看镜中天的圣宗上上下下众人的面,展示出自己同辈无敌的绝世之姿,从而得到上层的赏识与栽培,自此一飞冲天。

该死……自己不惜放弃长远前途,选择人道筑基来拼这一把,难不成反而给卢悬做了垫脚石?尔朱崆心中憋屈,但急速思索了下,他立刻道:“当真?”

反正已经落入卢悬手里,卢悬不还东西给他,他也没办法。

但现在卢悬想要一战成名,却也给了他一个机会,何必不要?

“卢师兄,这尔朱崆心机深沉,还是不要理会他的好。”见状,颜涵跟赵一毅对望一眼,却一起上前劝说,“依我之见,要么杀要么废,如此蠢笨不堪之辈,怎么配让师兄烦心?”

“是啊卢师兄。”赵一毅也说,“我圣宗自来强者为尊,尔朱崆明明已经在师兄手里落败,却还暗怀怨愤,合该当场扒皮抽筋,以儆效尤!”

两人都觉得卢悬太过托大了,就算是地道筑基,但毕竟刚刚筑基,想也知道,诸般术法都来不及配齐,而尔朱崆跟阮簇簇,两位人道筑基,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都已经干脆利索的解决尔朱崆了,却何必还要冒险给这两人机会?

万一失手,卢悬自己沦为笑柄事小,他们东域的利益怎么保证?

“可是师兄希望尔朱崆能够真心臣服?”颜涵直接取出一大堆刑具,拍着胸脯保证,“卢师兄请放心,只要将其交给师弟,顶多一个时辰之内,保证师兄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赵一毅目光闪动:“卢师兄,我也……”

“闭嘴。”卢悬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森然喝道,“既然知道我圣宗强者为尊,那么现在,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要给他机会,就会给他机会!”

“再啰嗦一个字,就给我滚!”

他已经连续数次在裴凌手上吃亏,甚至可以说,从进镜中天以来,只要碰见裴凌,他就一直被追着打!

如果两人修为相若,还能说这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但他是地道筑基,裴凌才练气九层!

现在不赶紧多踩一踩其他筑基,一展实力,万一宗门真以为他徒有虚名,是个废物怎么办?

颜涵跟赵一毅这两个废物懂什么!

见卢悬发话,颜涵跟赵一毅瞬间收声,再不敢多说。

对望一眼,两人心中又是担忧,又是钦佩。

这卢悬卢师兄如此强悍霸道,假以时日,必定能够成为宗门备受倚重的天骄,前途不可限量。

跟这样的同门同场竞技,简直就是噩梦!

还好,这是他们东域的师兄。

想到这里,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接下来,在卢悬的吩咐下,他们继续带路,去找西域大师姐阮簇簇。

山明水秀的山谷之中,绿草如茵,野花烂漫,一道小溪潺潺流淌。

小溪很浅,清澈见底,内中可见许多鱼虾之属,在水草间恣意游动。

阮簇簇彩衣翩跹,不顾溪畔潮湿,半跪于地,双手穿过溪水,正小心翼翼的收拢着一丛状若孔雀尾羽的水草。

这是雀皇花。

一种稀有的水生灵植,是所有修炼水系功法修士梦寐以求的宝物。

阮簇簇此刻心情非常不错,在经历了跟百战英魂殊死搏杀后,紧接着又被游鬼商人恐吓羞辱,可能是否极泰来,她不但在半路上遇见了一头肥羊,小小发了笔财,此刻,原本只是想在溪畔小憩,竟然就发现了雀皇花。

眼下她的积分排名第二,暂时落后尔朱崆。

但没关系,等收起这株雀皇花,她肯定可以反超对方。

不过,雀皇花出了名的脆弱,需要非常细心才能保证其药效不至于大幅流失。

就在这个时候,阮簇簇腰间的水晶镜忽然闪过一抹虹光。

她低头一瞥,发现尔朱崆的排名瞬间跌落了好几名,而她则是立马登顶第一。

“嗯?”阮簇簇有些不解,但想了想,没管,继续采集雀皇花。

就在她辛辛苦苦整理好雀皇花纤细众多的根系,快要将其从水中取出时,水晶镜镜面再次闪起虹光。

阮簇簇蹙眉一看,镜面上,赫然多出了四个红


状态提示:第二百一十一章 给你一次机会--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