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二百零九章 难兄难弟。

镜中天。

阴暗干燥的洞窟。

地上隐隐约约堆积着许多仿佛泥沙的东西,闪烁着微弱的光彩。

头顶的洞顶上,是一种斑驳的灰白之色。

卢悬蹑手蹑脚的潜伏在洞窟最深处,屏息凝神,严阵以待!

良久,水晶镜上只有他一个蓝点,显然,裴凌没有追过来。

这让卢悬总算松了口气,旋即脸色又阴沉下去,眼神晦暝,暗忖:“裴凌此子,断然不能再留!”

他起初败在裴凌手里,还想着准备好之后,重振旗鼓,以魁首之位,洗刷战败的耻辱。

但此刻,卢悬意识到,裴凌不死,他别说夺得魁首之位了,恐怕一个不当心,死的就是自己!

此番,他舍弃了驭妖血契才逃出生天。

如果再有下次的话,难不成他再拿一份让裴凌心动的宝物出来当买命钱?

那自己到底是来参加外门大比的,还是来给裴凌做送宝童子的?

“驭妖血契丢失,我无法契约筑基妖兽以为战力。”卢悬心念电转,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倒是裴凌,原本就有碧睛血狼王辅佐,如今得到驭妖血契之后,必定锦上添花……正面对敌,尽管我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我已非其对手!”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快速积攒积分。”

“等入夜之后,那商人再来,重新兑换驭妖血契等物。”

“可惜那商人性情暴躁,什么都不愿意说,我根本不知道兑换【爆灵术】跟道基符需要多少积分。”

“不管怎么说,多攒一点是一点!”

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的抬起头,看向头顶。

那些斑驳的灰白色,其实就是这座洞窟的栖息者,雪玉蝠。

雪玉蝠昼伏夜出,眼下大部队都在外觅食。倒挂洞中的数目,寥寥无几,却都战力非凡。

毕竟,这些雪玉蝠,是专门留下来看守己方大本营,还有照顾族群幼崽的。

当然了,对于地道筑基的卢悬来说,要解决它们,并不难。

就在他正要出手的时候,腰间水晶镜,忽然闪过一抹虹光。

卢悬连忙拿起来一看,发现镜面出现了两个红点。

他如今已然是惊弓之鸟,生怕再碰见裴凌。但此刻是两个红点,而且方向也并非裴凌适才所在之地,犹豫了下,放弃了此刻袭杀雪玉蝠族群,施展遁法出了洞窟,朝两个红点的位置遁去。

卢悬原本打算藏身暗中远远观察一下,再作计议。

只是距离拉近到一定程度后,他发现,来者赫然正是东域的两名弟子。

见状,他又确认了下四周没有其他危险,这才现身相见。

“卢师兄!”看到他,两名东域弟子不由大喜过望,忙不迭的加快脚步迎上来。

这两名东域弟子其实以前跟卢悬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慑于他的实力,对他颇有敌意。

毕竟,谁让卢悬不是东域土生土长,而是半路从南域过去的?

在东域弟子眼里,他拿下遴选的五个名额之一,那就是侵占了原本东域弟子的利益。

但眼下,这两名东域弟子看到卢悬,就跟看到亲人一样,几乎热泪盈眶,“总算找到师兄了!还请师兄为我们做主!”

说着,不等卢悬开口询问,就忙不迭的讲述了他们的经历:这两人其实也是刚刚遇上。

其中个子略高的颜涵,在数十里外偶然撞见了南域的公治言,结果不问可知,他被公治言追杀了一路,万幸千钧一发之际,碰见了北域的尔朱崆,才将公治言惊退。

只是为了从尔朱崆手下逃出生天,他之前搜集到的两份天材地宝,以及随身携带的灵石、丹药、符箓等等,全部被尔朱崆搜刮一空!

甚至还被迫发下心魔大誓,许诺出去之后,会再上缴相当数量的好处给尔朱崆,作为“庇护”费用。

个子略矮的赵一毅也不好受!

他倒是没遇见南域的人,却直接撞到了西域阮簇簇手里。

也不知道阮簇簇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着,这位平素口碑向来都以妩媚妖娆、善解人意示人的师姐,披头散发、脸色阴沉,仿佛在哪里受了什么气,格外的暴躁。

看到赵一毅之后,就跟看到杀父仇人一样,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将他暴打了一顿,甚至抓着他的脑袋按进泥土之中,自己站上去,又蹦又跳又踩……

暴跳如雷了好半晌,阮簇簇才铁青着脸让他选择要钱要命。

赵一毅被打得鼻青脸肿头晕目眩,连话都不敢吱一声,老老实实掏空了储物囊买命。

此刻,这两人满身狼狈,身无分文,又是心酸,又是委屈的看着卢悬,凄声哀求:“求师兄为我们报仇雪恨!扬我东域之威!”

卢悬勃然大怒,他被裴凌追杀,底下师弟则被尔朱崆跟阮簇簇打劫,西北南三域,莫非真当他东域好欺负?!

此仇若是不报,镜中天结束之后,整个东域都要成为外门笑柄。

到时候,想也知道,东域会怎么审视他的价值!

毕竟他不是东域嫡系天骄,属于半路入伙,在东域既没有根基,也缺乏多年相处的感情。

是的,圣宗再怎么弱肉强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多年相处之下,就算已经习惯了用利益跟实力去衡量一切,细节上终究还是有着感情的影响的。

但卢悬在东域,可享受不到这些。

他要是回去南域更是找死。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必须杀回去!

定了定神,卢悬沉


状态提示:第二百零九章 难兄难弟。--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