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二百章 性情残暴睚眦必报。

镜中天畔。

巨大的镜面,将镜中天内的景象,映照得纤毫毕现。

此刻,吸引着绝大部分人视线的一幕,赫然正是裴凌鏖战碧睛血狼王。

众多水榭原本平静观看,但很快,随着狼王一爪抓得裴凌腰腹血肉横飞,毫无瑕疵的玉骨裸露出来,安安静静的水榭里,顿时一阵骚动。

“极品玉骨!”莫振衣微微一惊,立刻传音问李屏,“你不是说此子乃是厉真传前些日子亲自离宗去追杀吴庭熹时,偶然发现的遗世之珠,这才带回宗门?难不成他这几个月就练成了极品玉骨?”

李屏也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但他很快醒悟过来,传音说道:“域主,看来这就是这裴凌能被厉真传看中的缘故,恐怕他体质天生异于众人,哪怕生长在鹿泉城那种僻壤之地,也能靠着贫瘠的资源,力压群雄!”

“可惜,罗樵已死。”莫振衣叹口气,“若是此子早些日子入宗,以罗樵调教弟子的手段……不,还好他晚了一步入宗,否则担上罗樵弟子的名头,我也保不住他。现在这样很好,万幸厉真传慧眼识珠,否则我南域这次,就算拉上东域一起垫底,终究难消心头之恨。”

他徐徐吐了口气,沉声说道,“这次你槐阴峰立了大功,回头宗门资源发下,我会重点栽培槐阴峰!”

李屏大喜过望,看镜中天的裴凌简直无比顺眼,宛如自己亲儿子一样:“多谢域主!”

莫振衣定了定神,颔首道:“这头碧睛血狼王,以诸弟子首日的实力,是对付不了的。好在裴凌遁法精妙,想走不难。希望他受伤不要太重。如此,第一晚之后,才能继续保持领先的优势。”

“域主放心。”李屏立刻道,“裴凌此子不傻,若是不可力敌,必然会选择及时撤退。”

毕竟,当初这小子入宗第一日,杀了他亲孙还有周颐、苗成安三人后,可不就是一早就匆匆远遁?

莫振衣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与李屏一起继续将注意力放回镜中天。

片刻后,血色刀光宛如闪电般点燃了整个画面,勇往直前斩尽一切的意志,几乎透出镜面!

镜中天畔无数水榭里响起异口同声的惊愕:“刀意小成?尚未筑基,便已刀意小成?!”

与此同时,整个重溟宗外门群峰,却是出现了短暂的鸦雀无声。

缓缓放下尚未饮用却已经只剩七成满的酒盏,莫振衣随意掐诀,将洒落衣襟的酒渍祛除,轻轻一叹:“临阵突破刀意,练气逆伐筑基……如此天骄,哪怕圣宗素以外门上百山峰为蛊场,大浪淘沙之下,这般良才美玉,也是罕见。”

李屏瞠目结舌的看着镜面,听到这话,方才回神,立刻恭维道:“这都是域主福泽深厚,哪怕罗樵师徒尽去,也能天降英才,兴旺我南域!”

其他诸峰长老也纷纷出言附和。

唯独鬼手峰峰主,既为沈遮之死,对裴凌心怀怨怼;又想到裴凌如此强势,此番外门大比之后,南域必定因其资源丰富,到时候,鬼手峰肯定也会获利,心情十分复杂,最终一声不吭。

“这裴凌在本次外门大比诸弟子中,算得上实力强悍。”若秀峰长老倒是看得开,虽然他精心栽培的公治言也曾败在裴凌手里,但,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早就百味陈杂过了。

此刻心态非常稳,轻抚颔下长须,含笑说道,“接下来,只要避着点卢悬,其他都……”

话没说完,就见裴凌带着碧睛血狼王,几乎走着直线,直扑卢悬疗伤之地!

若秀峰长老面皮一抖,半晌才憋出一句:“这……我圣宗栽培天骄,只看实力天赋,睚眦必报些,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看着裴凌与碧睛血狼王找到卢悬之后,招呼都不打一下,便悍然动手。

水榭之中的众人,都觉得传言无虚,这裴凌,果然性情残暴,悍不畏死。

区区练气,连续与卢悬、狼王交手,堪堪养好了伤势,不思退避,不顾任务积分要求,反而主动出击,欲置卢悬于死地,这等行径,往好听的说,那叫胆色过人!

往不好听的说,就是锱铢必较,但有触牾,赶尽杀绝!

不过,重溟宗有的是踏着尸山血海走上高位的巨擘,所以眼下诧异了一番,也就不放在心上。

他们重新将注意力放回镜中天,正好看到裴凌追着卢悬打的一幕,当下,莫振衣不禁轻轻拊掌,笑道:“好!好!这才是我圣宗天骄。”

“不错。”李屏立刻接口道,“那卢悬,堂堂地道筑基,却被一个练气追着打,简直不堪一击!如此之人,不啻是土鸡瓦狗,也就东域见识少,竟将其许为遴选魁首。”

莫振衣听得心头大悦,神情越发愉快。

只是,没多久,看到卢悬摘下腰间之物时,整个水榭之中的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七绝镇魂散!”若秀峰长老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沉声说道,“这是罗樵的得意之作……达奚瓒疯了么!这样的东西也让他带入大比?!那我们何不给裴凌一打封存域主全力一击的符箓,直接荡平镜中天!”

“不,不是七绝镇魂散,只是普通的镇魂散。”莫振衣同样神情凝重,不过,注目一瞬,他微微摇头,哼道。

外门大比虽然不禁手段,但,这里的不禁手段,指的是下场弟子本身的手段。

功法也还罢了,毕竟,能够跨越大境界修成高阶功法,本身就证明了自己的资质出众。

但外物,却


状态提示:第二百章 性情残暴睚眦必报。--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