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一百九十章 名震外门。

刷刷刷刷……

只眨眼片刻,卢悬便被剑气和刀气斩成无数碎片!

然而就在裴凌放松警惕之时,身后忽然劲风传来!

他连忙回身,却见已被切成碎片的卢悬正站在他的身后,此刻正一掌朝他轰来!

砰!!!

裴凌顿时倒飞出去,在竹林中犁出一条笔直的沟堑!

“咳咳咳……”裴凌连忙站起身来,吐了一口绿血,自己中毒了!

而在他对面远处,卢悬同样伤的不轻,胸口血肉模糊,刀意剑气弥漫其间,甚至以地道筑基修士的体质,一时间竟难以止血。

踉跄了一步,卢悬迅速施展【摄生术】,汲取周围的生机,恢复自身的伤势,但受剑意和刀意的影响,刚刚恢复的伤势,很快又重新裂开……见状,裴凌也朝嘴里又塞了一颗辟毒丹,运转【摄生术】恢复。

很快,以两人为中心,原本茂盛葳蕤的墨色竹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枯萎凋敝。

半晌后,两人同时收手,入目所见,都是一片荒芜。

而他们的伤势,也都恢复了不少。

双方却没有继续动手,对峙片刻,各自选了个方向,默默离去……

※※※

镜中天之外,水榭中一时间默然。

外门诸峰,却在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轰然的议论声。

东西北域都是震惊:“这位用刀的师兄是谁?竟然能跟地道筑基打成平手?”

“卢悬只是刚刚地道筑基,筑基期的术法一样没来得及学,实力比人道筑基强不了多少。”

“没错!而且那么大一个东域,又刚刚死了四名天骄,不可能就给他这个主力一件法器,他那件法器似乎用途不是很多,应该是留有底牌,不想刚刚进去就暴露全部实力。”

“这不是擂台之上一对一,镜中天还有两位筑基,卢悬如果用了底牌,哪怕杀了用刀的那位师兄,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么说着,东域之人心下稍安。

而南域,大部分弟子都是狂喜,只有少部分人神情复杂:“那是毒火血蛟杖?我没看错吧?”

“没,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就是毒火血蛟杖。当初白况师兄临行前,专门从内门借来的,还有一艘乌灵飞梭。”

“看来传闻属实,当初前往韩氏山庄的师兄师姐,都被这裴凌给……”

“难怪他入宗不几日,原本寂寂无名,此刻却能独自迎战地道筑基!不算韩氏山庄的诸多好处,单单前去任务的师兄师姐们的储物囊,也足够他一飞冲天了!”

“此事不是早就知道了?我现在不关心这个,我就想知道这位师兄是何等天赋资质,为何年纪轻轻,就能刀剑双修,还如此造诣?!”

“相比之下,我入宗十余年,一把年纪岂不是修到了狗身上!”

不止南域弟子错愕,镜中天畔,水榭中,雾柳也忍不住发出疑问:“这裴凌什么时候学的剑?甚至都练出了剑意?”

皎霓也瞠目结舌了片刻,才不确定道:“在韩氏山庄的时候,他似乎骗咒鬼传授过一番血河剑意……”

雾柳变色道:“这才多久?而且咒鬼诡诈,岂会真心实意传授?顶多泛泛而谈!”

“……就是刀意,那玉简,我奉主人之命,送去给他才几天?”皎霓沉吟片刻,冷静下来,说道,“没这点本事,也入不了主人的眼。”

雾柳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裴凌,一言不发,心头却平添了几分忌惮。

而相隔极远的一座水榭中,一个柔媚的声音传出:“去查一下,方才跟卢悬交手的是谁。”

须臾,下属回禀:“主人,此人名叫裴凌,与郑荆山关系密切,疑似已入厉真传之眼。”

珠帘后传来一声冷哼,旋即说道:“再查,他可有什么想要之物,又或者,我周家诸多好颜色的女孩儿,可以与他一位作道侣。”

“厉猎月能给的,我周妙璃能给更多!”

“这……”下属犹豫片刻,硬着头皮说道,“此人入宗第一天,就、就杀了三名室友,其中一人,便是主人族弟,周颐公子。”

珠帘后怔了怔:“周颐?”

旋即不在意的说道,“这名字没什么印象,想必也是个庸才。没必要为了一个废物,痛失真正的天骄。”

“我周妙璃可不是心胸狭窄之人。”

“等外门大比结束,去个人跟他接触。”

※※※

镜中天。

沈遮手握骨戟,警惕的走过一片密林。

他进来这么久的时间,虽然一直没遇见对手,却在不久前不当心碰见一窝食脑蜂,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摆脱。

此刻自然担心重蹈覆辙。

忽然,他眼角余光仿佛看到一点什么。

这让沈遮立刻停下脚,拨开路旁方才被自己随意拂开的一丛枝叶。

却见树后杂草丛中,赫然生着一株与四周杂草相似的植物,只是叶缘色泽略深,凑近了看,叶片背部有着仿佛尚未蒸发的水珠,颗颗晶莹剔透。

“翠沆草。”沈遮心头一喜,这是镜中天特有的天材地宝之一,是筑基期修炼魂道术法的顶级辅材,价格一向昂贵,积分也不在少数,没想到会在这里被他碰见!

他按捺住喜悦之情,先在四周环顾了一圈,确认没有问题,又谨慎的布置了一番,这才上前,小心翼翼的收取。

翠沆草极为脆弱,其叶片后的水珠,是主要的药效。

采摘过程中稍有不慎,便会彻底破碎,届时价值必定大打折扣。

状态提示:第一百九十章 名震外门。--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