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仙侠修真>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第一百三十章 白嫖使我快乐。

“祠堂的韩师兄,才是真的韩师兄!”

“古井的韩师兄,才是真的韩师兄!”

唐南斋与裴凌闻言,异口同声说道,末了对望一眼,皆满怀敌意。

唐南斋立刻说道:“祠堂的韩师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我圣宗子弟的风采,容貌可以变幻,气息可以伪装,但一个人多年养成的风范,却无法效仿。”

“古井的韩师兄,言语虽少,气势凌厉,宛如一柄打磨多年的名剑。”裴凌也紧接着说道,“那样的锋芒,非剑修不能有。所谓风度仪范,俗世戏子模仿些日子,也能栩栩如生的还原。”

“唯独剑修忠于剑诚于剑,那样的纯粹,外人只能形似而无法神似!”

唐南斋微微皱眉:“你一个练气七层弟子,用的兵刃还是刀不是剑,你懂什么剑修的纯粹?咒鬼只怕翻手之间,就能将你蒙蔽。”

“唐师兄口口声声说祠堂的韩师兄满是我圣宗子弟的风采。”裴凌冷哼一声,“敢问我与师兄可是同一种风范?我想完全不是吧?既然如此,所谓的圣宗子弟风采,难不成唐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看师兄根本就是跟咒鬼说好了,想诓骗韩师兄的本命飞剑!”

唐南斋面色一怒:“混账!老子看你才是居心叵测!你根本就是同咒鬼同流合污,想对师兄的本命飞剑不利!”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

血河剑起初还认真思考,但很快,它觉得自己也搞不清楚谁说的才是真的了。

越想越烦,血河剑干脆道:“算了,我看你们根本说不清楚,我就随便杀一个,另外一个……”

“等等!”裴凌一听,连忙叫道,“我有个主意!”

他心中暗骂,这血河剑好特么杀性深重!

眼下不管是韩思古还是咒鬼,包括面前这柄血河剑,都不是善茬。

就算裴凌接下来说服了血河剑,且带它去了真正的韩思古面前,韩思古估计也会用留他具全尸来感谢他。

这种情况下,哪怕血河剑选择杀的是唐南斋,在裴凌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这唐南斋可是距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的修士,还有除了赤须藤之外的诸多筑基丹材料,而刚刚宝库里,他们已经找齐了赤须藤跟筑基丹方。

从唐南斋愿意听取董采薇的劝说,暂时放下恩怨洗劫韩氏宝库来看,此人未必不能争取。

就算争取不到,也未必不能利用!

既然这样,裴凌当然不能任凭血河剑抽杀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当下说道,“我跟唐师兄,其实都只见过一位韩师兄,未免有着先入为主的可能。不如让我们交换一下,都去看看对方所言的韩师兄。这样,两位所谓的韩师兄对比之下,一定可以辨认出真正的韩师兄。”

唐南斋闻言微怔,又听裴凌继续道,“只是我们的实力低微,如果去见的那位是真正的韩师兄也还罢了。如果见到的是咒鬼,那么说不定咒鬼就会因为惧怕露出破绽,杀人灭口。”

他顿时心念一动,附议道:“不错,只见了一位韩师兄,就认定了那位韩师兄是真的,的确有些孟浪了。还请血河师兄给我们些自保之力,免得我们碰见咒鬼之后,无法回来报信。”

两人都隐,只是血河剑考虑片刻,却没有让他们进宝库的意思,反而反问道:“既然咒鬼会杀人灭口,我真正的主人却不会动你们,那我何必给你们自保之力?到时候看谁死了,谁活着,不就知道主人是谁了?”

这傻叉剑灵!

唐南斋干咳一声:“血河师兄,如果咒鬼将我们俩都杀了,那到时候你如何分辨呢?”

“也是。”血河剑沉吟了片刻,总算被说服了,它剑身微动,分出两道剑光,瞬间没入两人体内,“那我给你们一人一道剑气,一旦有人想要对你们不利,剑气自然会有所反应。”

“天马上亮了,明天晚上,你们回来告诉我答案。”

“如果到时……”

“血河师兄,这样时间太短了,我们很难确保答案是真的。”裴凌急忙说道,“还请给我们更多时间,毕竟咒鬼既然能够困扰你跟韩师兄这么久,肯定有着独到之处,想找到它的破绽,绝非朝夕之功。”

祠堂那边的韩思古是真是假不重要,关键是天道筑基之法就在珠帘后。

谁知道这门筑基之法需要多久收录?

万一需要的时间比较长,那他岂不是浪费了一个绝佳的白嫖机会。

唐南斋也道:“没错,为了帮助真正的韩师兄筑就天道道基,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稳妥一点的好。我想,就算韩师兄在这里,也一定会赞成裴师弟的。”

血河剑犹豫片刻:“那我给你们三个晚上,今晚算第一个。”

见裴凌还想说什么,血河剑不耐烦了,警告的发出一道剑气,在他面前划开一道数寸深的剑痕,“第三个晚上,给不出答案,就去死!”

“……好。”裴凌跟唐南斋讨价还价失败,都不敢再说什么。

这时候东方天色微白,头顶的月轮不知道何时已然隐没。

血河剑在半空一闪,瞬间没入池底。

而池面上,密密麻麻的荷花荷叶,迅速出现。

唯独湖心亭中,剑阵兀自存在,隔绝内外。

见这情形,三人不敢多留,急忙离开荷池。他们心照不宣的找了个僻静处,唐南斋正要索取赤须藤,裴凌却从储物囊中取出一口丹炉,说道:“唐师兄,我


状态提示:第一百三十章 白嫖使我快乐。--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