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军事历史>妃来横祸君接否>夏雨儿心伤

时间已经过去一炷香了,越寒末在后门急的台阶都快踏平了,心里一万个后悔。当初怎么就没和大哥他们一起好好学习武艺呢!

星辰的视线随着他的身影,左右来回打转,虽然面上依旧沉着冷静,但其实脑子还是有点犯晕。

终于,在他们约定的时间结束的前一秒,他准备(让星辰)破门而入时,千刹与夜莺才架着夏雨儿落在他面前。

气息虚浮,双目无神。这明显是受了惊吓或是重度刺激的表现。近看才发现,她此刻的脸色苍白的宛如御宝阁里新进的宣纸一般。

“怎么回事!“越寒末紧张的拽着她上下观察,奈何男女有别在这里尤为严格,他也只好看了几圈便放开了。

检查完后并无伤口,他这才松了口气。不过,既然身上没有伤,那多半就是心里的伤了。

怕知府的人发现倪端追上来,越寒末只好先带着还处于麻木状态的夏雨儿回客栈了。

让夏雨儿先回房休息一会儿,结果傍晚夜莺来送饭时却怎么叫也没人回应。

“让她静一静吧。“

越寒末及时打断了夜莺拆门的动作。走到门口接过夜莺手里的食盒,轻轻的放在了门边“要是饿了,就吃一点儿吧,身体是自己的,熬出病了有人会心疼的。“

他说的有人指的是越寒轩,当然,其实也包括他自己,毕竟,他们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朋友。

耳边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传来了对面房间关门的声音。夏雨儿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角,脸上没有表情,眼里也没有光彩,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一次,她没有哭。眼泪就好像干涸了一样,即便心底再难过再苦涩她却还是流不出一滴眼泪来。

今天在屋顶作为一个趴下的人,她听的很清楚,清楚到她连骗一下自己的理由都没有,就接受看这个事实。

“你不用担心,主上要除的,可是条大鱼,这种小鱼小虾,死多少主上都能替你摆平的……“

黑衣人的话在脑子里一遍遍的重演,清晰的像一把刀一样,刮骨一样的痛。

……

已经是第三天了,越寒末门口的菜一天三顿不重样的换,夏雨儿确实一口也不曾碰过,甚至是连这间屋子的大门也未曾再打开过。

越寒末每天依旧不厌其烦的来安慰她,却得不到一丝的回应。

就在他终于决定放弃想下午再来时,把她自己关了三天不吃不喝的夏雨儿终于打开了房间的门。

他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是三天前的衣物,久不梳理显得有些凌乱。皮肤看着还是没什么血色,但是原本一双明亮的眼眸但现在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越寒末,我饿了!“沙哑的嗓子发出短短的一小句话,让他在原地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开,双手双脚并用的将餐盒里的菜一个个递过去摆在桌子上。

夏雨儿随手拿起一碗米饭,整张脸都埋在碗里,一个劲儿的往嘴里扒饭。

本想啰嗦一句慢点儿,结果就看到掩饰在碗的背后,一张被泪水哭花了的小脸,顿时要说的话都咽进了嗓子眼里。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状态提示:夏雨儿心伤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带着系统混大唐》《时空锻造师》《攻略大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