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入夜里

王书生看着眼前的世子默不作声,他心里知晓此去金楼顶凶险异常,可是无法,自己师兄李子异拿性命换来的天下未来都在哪谶语中,这谶语是遵照李子异的遗愿交于天下第一楼西湖金楼代为保管,约定了是李子异死后二十年诚邀四方才俊共赴金楼看着天下气运

方不寒道“小然子,万事小心,我在楼下等你”

此时的陈然换上一身衣裳,步云履、紫金冠、青衣银袍手理摆动着一把折扇,眼里状若星辰立于众人身前,一派出尘,温茹刚出房间时也是看的发直,平日里这思王陈权对自己子女要求甚严,军伍王爷治家衣着都是要求更是华服一律不许,今天的陈然好一派公子无双的气势

“兄长放心,此间厉害我晓得”陈然说着话也不见回头,还是闭着眼敲打着手里折扇

陈蒨立于一旁说道“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小然子风采相较于往常更甚,这要是被那红衣小娘见了还不得与你去了!”

陈然道“兄长何时也会这些打趣言语了?”还是没有睁开眼

陈蒨顿时语抑,眼前这小世子突然不像自己弟弟一样,很是陌生

忽然一阵香风飘过,一身白衣的龙二周到近前怯生生说“愿世子殿下马到功成!”

陈然睁开双眼见得是龙二也是回礼,也不像其他人那般奇怪

“谢龙二小姐了,若是没死再与你同游西湖!”说罢一扬银袍登上了金楼楼梯,看的龙二芳心一乱,好是痴迷,引得一旁温茹大笑

“龙二小妹怎的是如此痴迷,要不要姐姐给你做个媒?”这话一出龙二俏脸一红羞答答的拍了一下温茹,惹得温茹笑得花枝乱颤

陈蒨拱手大声道“各位,吾等登楼了”

众人皆是行礼

快走到楼梯口陈然回头叫了声温茹“若是她来了,跟她说我没有下楼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说罢径直上楼而去,不再犹豫

方不寒一声叹息!多情自古空余恨,绵绵无期~

陈蒨回过头看着苗方道“请吧,潘先生!!!”

龙二宇文允一阵发蒙怎么是叫潘先生,这人不是叫苗方嘛

苗方也是一笑“临川王好气魄!”两人缓缓上楼

----

我没等到你,我还是得上楼,属于我的事还没有了解!陈然眼里了不再柔情转成一抹坚毅之色,一步步向金楼登去,突然他想起自己母亲也就是思王妃还在的时候跟他说我想你安乐过一辈子,可是母亲做不到,帝王家你要做的还很多

方不寒是自己兄长,裹尸沙场勇猛无敌,陈蒨是自己王兄,将这南陈万民一肩挑,如若自己还在兄长身后,有何脸面去见黄泉之下的母亲?我现在做的就是我要做的!!!

一飞冲天九霄龙!!!

温若看着楼梯上身影一步步而上逐渐消失在众人视野里道“小然子会小楼来的对吧?”

方不寒重重点头“会的,一定会!”

王书生也是看着青衣银袍的陈然登楼,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学生,平日里虽然是言语万般嫌弃,但是却是他最喜欢的学生,不然他也不会把李子异赠与他的麒麟玉佩转赠给陈然,而那黄鼎天就是凭着陈然腰间玉佩断定他是书院学生才百般刁难!

徐来站在罗子皙身后问道“师傅能到嘛?陈然陈蒨这样上楼,潘缪还不痛下杀手?”

罗子皙摇摇头道“我如何晓得你师傅到底会不会来,尽力而为吧,希望陈然能安然下楼来!”

---

清风快马加鞭一路狂飙直奔嘉兴‘拈花楼’

清风下马直奔楼内,老鸨拦着他一把推开“你这里有个人叫牧卿一对吧?”

老鸨阴起脸道“你是他的谁?”

他是我师傅

老鸨奸笑道“那姓牧的欠钱跑路,你是他徒弟你来还!我还愁”

清风听得头晕目眩心道师傅啊师傅,你什么时候才能靠谱一点,找人就找不到,fēng_liú债就到处都是,此间事关天下气运,还不见人!

清风被一帮青楼女子推得烦了,气劲一发震开众人,往门外奔去

------题外话------

第三章


状态提示:登楼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极品大高手》《平安传》《庶女江山
回到顶部